如何“宏观调控”今年的猪肉价格?

猪肉涨价了,央行和财政部都高度紧张,加息、补贴都用上了。

在猪肉涨价时增加供应,关键是要提前增加母猪的数量。

去年肉价飞涨之时,笔者曾经撰写《猪肉价格如何宏观调控?》一文,呼吁政府部门不要对猪肉价格上涨采取任何宏观调控措施,并预测猪肉价格到2008年8月会回落30%左右。现在看来,一年前的预测非常准确,山东等地的猪肉价格已经回落到10元以内,下降幅度超过了30%。毫无疑问,奥运会后全国各地的猪肉价格都会回到10元以内,并持续一段时间。

在我看来,猪肉涨价,大可不必紧张,更没有必要“畏猪如虎”地挥舞宏观调控的大棒。其实,政府不采取任何措施,猪肉价格半年内必然回落,到明年8月猪肉价格就会跌去30%多。我这个判断的依据主要有二:

定点屠宰制度使猪农不能直接进入贩猪、宰猪、批猪和零售等环节获得收益,猪农养猪风险不能在各个环节分摊,最终成为猪肉价格暴涨的推手。

去年猪肉涨价的时候,笔者强烈反对政府对生猪产业实施宏观调控,理由是生猪生产已经是暴利了,没有必要再刺激生产。可非常遗憾,政府没有采纳,并在母猪身上花了不少纳税人的钱,还给母猪买了保险。笔者当时警告说,这会使母猪存栏数超常规增长,会导致仔猪生产严重过剩,最终会导致猪肉价格暴跌,会伤害猪农,特别是母猪饲养者。也会为下一轮仔猪和猪肉价格暴涨埋下祸根。

第一,生猪经济是低门槛经济,我国有数亿个生产主体,并且不受区域性限制,任何地方都可以生产。加上我国生猪生产专业化、社会化水平在很多地方已经很高了,一个70岁的老人,甚至一个残疾人,一年也可以轻轻松松出栏数百头生猪。一般而言,只要有利可图,生猪供给6-8个月就可以明显改善。但由于母猪从喂养到受精产仔的周期要1年多一点的时间,所以,受母猪生产周期较长的约束,猪肉从涨价到价格回落,大约需要20个月。如果本次猪肉涨价从2006年12月份算起,价格回落到正常水平应该在2008年的
7月前后。

记者就我国生猪生产如何走出涨价———降价———再涨价———再降价怪圈的话题,请教着名三农问题专家、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李昌平研究员,李昌平为我国生猪生产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为陷入怪圈的生猪生产和猪肉供应支招。

如何“宏观调控”今年的猪肉价格?。很不幸,笔者言中了。目前,全国母猪存栏数暴增20%以上,山东等地的仔猪价格已经和生猪价格持平,在7元/斤以内。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价格还不是底!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外力帮助,母猪饲养者只有宰杀或改劁母猪。如果大量母猪宰杀或改劁了,仔猪就会短缺。从重新培育母猪到恢复正常的仔猪供应,至少需要18个月的时间,这必然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的仔猪价格和猪肉价格暴涨。所以,从现在往后的一个时期,是母猪生存环境最危险的时期,财政部长看完奥运会后应立即给予母猪关爱和保护!

第二,生猪生产者和消费者两大阵营势均力敌,生产者不能控制市场,消费者也不能控制市场。只要政府部门不和猪肉经营商合谋,猪肉价格几乎完全由供求状况决定,市场机制起作用,猪肉价格的涨落是遵循市场规律的。正常生产水平下,小猪出生到生猪出栏,大约需要6个月。

■政府该出手时及时出手

笔者建议,财政部、农业部、商务部等政府部门,立即行动起来,做好四件事:

在猪肉供应短缺的时候,约束生猪生产和供给的瓶颈是母猪数量有限。要在短期内增加母猪的数量,央行和财政部几乎没有什么好使的宏观调控措施。

“要在猪肉价格快下降到正常水平以下时,把钱花在母猪基地的母猪身上。”

第一,对母猪饲养基地的母猪,逐个登记建卡,财政要保证每头母猪每天不少于4元的生活补贴。

措施一:央行加息。这加息既不能增加母猪的数量,也不能激励母猪早产仔、多产仔。央行PK母猪,给人滑天下之大稽的感觉。

李昌平认为,政府应该在猪肉价格快走入低谷的时候,对母猪基地的母猪饲养大户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或贴息贷款,尽量保存母猪基地的母猪存栏数量,便于在猪肉供应短缺的时候快速恢复生产和供给。同时还可以储备一定数量的猪肉。从而避免猪肉价格的暴涨暴跌。在猪肉涨价时增加供应,关键是要提前增加母猪的数量。财政部门要在猪肉价格快下降到正常水平以下时,把钱花在母猪基地的母猪身上。

第二,当生猪价格低于5.8元/斤的时候,财政部要拿钱储备部分猪肉。

措施二:财政补贴穷人购买猪肉。穷人难得到补贴且不说,假如穷人得到了补贴,这猪肉价格不就涨得更高了?补贴不就白补贴了吗?

■猪肉从涨价到回落需要20个月

第三,为猪肉出口提供便利。

措施三:财政补贴生猪生产。财政补贴生猪生产者,是为了激励养猪积极性。猪肉涨价时,这个措施是错误的,因为猪肉涨价时,生猪生产者不是没有生产积极性,而是子猪数量有限制约了生产。

“猪肉供应短缺的时候,约束生猪生产和供给的瓶颈是母猪数量有限”

第四,准许农民自养自宰,在社区内部销售猪肉,防止生猪定点屠宰制度给猪农雪上加霜。

措施四:财政补贴母猪生产。猪肉涨价时,补贴母猪生产者也不对,因为母猪生产者积极性非常高,母猪生长周期较长而无法缩短是刚性的。恰恰相反,猪肉涨价时对母猪生产进行补贴,对快速改善猪肉供给、稳定市场不仅没有好处,还会导致母猪数量非正常增长,埋下猪肉价格快速走入下一个谷底的祸根。市场经济,有暴跌就有暴涨。这不仅不利于猪肉市场的长期稳定,只会加剧市场大起大落。1980年代以来,我国的猪肉市场价格,暴涨到暴跌的轮回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大约3-4年一个周期,这与政府调控措施不当高度相关。既伤害生猪生产者,也伤害消费者。

李昌平分析,生猪生产不受区域性限制,我国生猪生产专业化、社会化水平在很多地方已经很高。小猪出生到生猪出栏,大约需要6个月。一般而言,生猪供给6-8个月就可以明显改善。但由于母猪从喂养到受精产仔的周期要1年多的时间,所以,受母猪生产周期较长的约束,猪肉从涨价到价格回落,大约需要20个月。

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对去年过度关爱母猪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有清醒的认识,采取积极措施防止猪肉价格过度下跌和大量宰杀母猪现象的发生,保证生猪生产和市场肉价基本稳定

在我看来,猪肉涨价时,宏观调控是没有作用的。但这并不是说政府在稳定猪肉市场方面无事可做。如果政府想有所作为,应该是在猪肉价格快走入低谷的时候,集中资源对母猪基地的母猪饲养大户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或贴息贷款,以尽量保存母猪基地的母猪存栏数量,便于在猪肉供应短缺的时候快速恢复生产和供给,稳定市场。当然,还可以储备一定数量的猪肉。如果这样做了,猪肉涨价到价格回落的周期就可以缩短为10个月左右,幅度也会小很多,完全可以避免暴涨暴跌。

在猪肉供应短缺的时候,约束生猪生产和供给的瓶颈是母猪数量有限,应尽量在短期内增加母猪的数量。

猪肉涨价,增加供应,关键是要增加母猪的数量。央行的领导们请注意:加息PK母猪不好使。在猪肉涨价时,央行最好不要动作,这个事交给市场好了。财政部领导们请注意:财政部有钱就花在母猪基地的母猪身上,并且要在猪肉价格快下降到正常水平以下的时刻,主动给母猪送温情。

■我国生猪生产的几大认识误区

猪肉供需问题,市场机制是可以调节的,政府不要太多操心。市场大起大落往往就是政府操心操出来的。如,在涨价的时候胡乱补贴,就埋下了大起大落的祸根。

“猪肉涨价时用财政补贴穷人购买猪肉,猪肉价格会涨得更高。”

政府应该慎重挥舞宏观调控的大棒。如果政府实在想有所作为,也必须顺应市场机制而为。

1980年代以来,我国的猪肉市场价格从暴涨到暴跌的轮回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大约3-4年一个周期,这与政府调控措施不当有关。既伤害生猪产者,也伤害消费者。

李昌平说,猪肉涨价时用财政补贴穷人购买猪肉,猪肉价格会涨得更高。因为猪肉涨价时,生猪生产者不是没有生产积极性,而是仔猪数量有限制约了生产。猪肉涨价时对母猪生产进行补贴,对快速改善猪肉供给、稳定市场不仅没有好处,还会导致母猪数量非正常增长,埋下猪肉价格快速走入下一个谷底的祸根。

■废除或改革生猪定点屠宰制度

“农民几个月养一头猪难赚300元,而贩子一天贩一头猪却稳赚150多元”

李昌平认为生猪定点屠宰制度是猪肉价格暴涨的推手。他举例:一头200斤的猪,从猪农出售到屠宰场或冷库出库,价格大约要涨近350-400元,其中众多部门搭车收费60元左右。农民花4-5个月养一头猪,平均收入不到300元,还要承担瘟疫、市场价格波动等风险;而生猪贩运、屠宰、批发环节一天屠宰数头或数十头或数百头的猪,成本不到10元/头,收益却在300元/头以上,几乎没有任何风险。

宰场可以和猪贩子联合控制毛猪市场价格和猪肉市场批零价格。农民养的猪只能卖给和宰场有关系的猪贩子,否则没有出路。这就出现了几个月养一头猪难赚300元,而贩子一天贩一头猪却稳赚150多元的局面。

李昌平建议:允许合法的农民经济组织屠宰生猪,实行品牌化经销;减少猪肉进入城市市场的中间环节;准许企业生产—宰杀—储藏—运销一条龙生产经营,参与市场竞争。准许农民养猪自养自宰,自给自足。这样有利于调动千家万户散养生猪的积极性,从而增加总供给。

■应该是关心母猪饲养的时候了

“现在往后的一个时期,是母猪生存环境最危险的时期”

现在一些地方的仔猪价格已经和生猪价格持平,在7元/斤以内了。可以肯定地说,这个价格还不是底。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外力帮助,母猪饲养者只有宰杀或改劁母猪。如果大量母猪被宰杀或改劁了,仔猪就会短缺。这必然会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的仔猪价格和猪肉价格暴涨。所以,现在往后的一个时期,是母猪生存环境最危险的时期,有关部门应立即给予母猪以关爱和保护。

李昌平建议,对母猪饲养基地的母猪逐个登记建卡,财政应保证每头母猪每天不少于4元的生活补贴。当生猪价格低于5.8元/斤的时候,财政部要拿钱储备部分猪肉。为猪肉出口提供便利。准许农民自养自宰,在社区内部销售猪肉。政府有关部门,应该采取积极措施防止猪肉价格过度下跌和大量宰杀母猪的现象发生。

编后:
肉蛋奶的价格变动最为普通百姓所重视,也是政府心系民生的一个重要的着眼点,而其背后蕴含的市场经济规律更值得市场参与各方和市场管理者研究。李昌平“炮轰”定点屠宰制度,言辞激烈,甚至允许农民养猪自养自宰,此种说法恐怕也不无争议,但在争议中前行,争议中解决问题实是应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