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游戏:獐子岛大股东发债计划受阻热衷投资房产与股票

石敬信对腾讯财经表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在獐子岛三季报发布之前就拟发行私募债20亿元,并由招商证券承销。“都拿到中国银行间协会批文了,结果出了这么大一个事。”石敬信说到。

自从獐子岛“黑天鹅”事件爆发后,市场纷纷怀疑其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进行房地产开发、投资PE等活动。

连日来,在这个大连以南104公里的海岛上,村民之间的话题,总绕不开有关獐子岛集团的现状和命运。无论是在早晨6点的客运码头站,还是村民夜晚在家看电视时。

两年负债极速增长

11月5日,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接受腾讯财经独家专访。他透露,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曾计划发行20亿元私募债,但受獐子岛三季报巨亏事件影响,目前投资者都在观望,私募债…

不过自从“党政机关干部不得兼任企业职务”规定发布后,石敬信在2013年辞去总经理一职。不过,石敬信对腾讯财经表示,目前总经理职位暂时空缺,“我们还在寻找合适的人物。”

由此,岛民们拥有了多重身份——既是獐子岛镇的居民,又是上市公司獐子岛集团的股东,有的还是獐子岛集团的职工。

到2014年三季度末,獐子岛账面的货币资金达到了8.21亿元,应付利息项由2014年初的383.18万元增至814.69万元,增加了112.61%,这些变动的原因直指“银行借款的增加”。

张敏对腾讯财经表示,当年为了让镇上居民分享到更多发展成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来时利用每年的股权分红,投资于房地产和股票市场,“这是一个钱生钱的方法。”

公开资料显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为獐子岛镇成立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最大股东,股权占比45.76%。该企业总经理职位一直由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担任。

但对百万亩海域绝收这样攸关切身利益的事情,岛上居民的讨论“小心翼翼”。数名村民私下告诉新京报记者,“不能乱说话”。一位獐子岛集团员工的家属则称,公司内部也下达了“封口令”。

据记者了解,在2006年9月上市以来,荣成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金州区财政局、长海县獐子岛财政所等也曾向獐子岛提供过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的长期借款,在2011年之前,这三家涉及的贷款因到期而先后退出,此后,獐子岛长期借款提供方全部为大型银行。

而对于这四个集体经济企业,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总经理职位一直由石敬信担任,其他三个经济发展中心总经理,则为三地村委会主任兼任。

据多个信源向腾讯财经确认,石敬信和吴厚刚为初中同学,两人共事多年。而吴厚刚在出任獐子岛集团董事长一职前,则为獐子岛镇党委书记。

獐子岛镇的居民拥有居民和上市公司股东的多重身份。但当面对獐子岛集团的巨亏疑案时,多数人显得“小心翼翼”

理财周报记者 袁盼锋/北京报道

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为獐子岛镇成立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最大股东,股权占比45.76%。

獐子岛人大委员会前主席张敏告诉腾讯财经,自1958年实行人民公社以来,獐子岛的集体经济模式一直适用至今。2001年獐子岛变更为股份公司后,獐子岛镇成立四个集体所有制企业,分别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和长海县獐子岛小耗经济发展中心,四者均位于獐子岛十大股东之列,股权总占比为60.64%。其中獐子岛为主岛,褡裢、大耗与小耗则为三个附属岛屿,行政区划上共同组成了獐子岛镇。

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
最近两周以来,资本市场上最大的难题,是解答“獐子岛的扇贝去哪儿了”。
10月30日,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第1页: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

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仅自2012年12月以来,獐子岛的大股东、三股东先后进行了14笔股权质押融资,其中大股东先后股权质押融资12笔,三股东先后股权质押融资2笔。

三季报巨亏一事披露之后,私募债的投资机构都在观望,由此“要看事件后续影响,等到复牌以后才能决定私募债继续发行与否。”

12月3日,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发布继续停牌公告。截至此次公告时间,獐子岛停牌已达50天。
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根据监管部门要求,公司目前仍正在进行对部分底播虾夷扇贝核…

居民被告知“不要乱说”

2014年前三季度,獐子岛财务费用为9300.45万元,比去年同期的6039.56万元增长了53.99%。同时,獐子岛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9.62亿元,比去年同期的1.9亿元,增加了7.72亿元,同比增速为406.06%。

据腾讯财经了解,獐子岛曾在2010年将旗下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价1.24亿元转让给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退出房地产市场。而后者则一直将房地产作为其主营业务之一,在大连市开发耕海广场、国民院子等多个房地产项目。另据獐子岛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在獐子岛上也,拥有一个回迁房项目,位于獐子岛主岛的南沟里。

腾讯财经调查发现,獐子岛曾在2010年将旗下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作价1.24亿元转让给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退出房地产市场。而后者则一直将房地产作为其主营业务之一,在大连市开发耕海广场、国民院子等多个房地产项目。另据獐子岛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在獐子岛上,也拥有一个回迁房项目,位于獐子岛主岛的南沟里。

永利游戏 1

除国开行、中行澳门分行外,其余三笔长期借款均是在2012年末至2013年末一年间陆续提供给獐子岛。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以来,獐子岛的财务数据表现不佳。数据显示,獐子岛2012年第四季度亏损9974万元,随后的2013年其营业收入微增0.42%,营业利润却大幅下滑40.16%。资金饥渴症一直伴随着獐子岛集团,自上市以来,累计募资30多亿元。

张敏对腾讯财经表示,当年为了让镇上居民分享到更多发展成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来时利用每年的股权分红,投资于房地产和股票市场,“这是一个钱生钱的方法。”

“造假”、“蓝天股份第二”,资本市场上对獐子岛的质疑不断。新京报记者近日实地走访发现,獐子岛周围岛屿的扇贝养殖业,并未遭受冷水团的影响。

与此同时,獐子岛前三季度巨亏8.12亿元已成事实。

对于发行私募债之后的用途,石敬信表示,将通过獐子岛股东大会方式将这笔资金转借至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期限为5年,支持獐子岛海洋牧场等各大业务模块的发展。”

12月3日,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再次发布继续停牌公告。截至此次公告时间,獐子岛停牌已达50天。

公开资料显示,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是獐子岛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另有褡裢、大耗、小耗三个经济发展中心,也位列獐子岛集团前十大股东。四者均属于集体所有制企业。其中,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由獐子岛镇政府出资设立,另外的三个经济发展中心,则由对应的三个村委会持有股权。换言之,即獐子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獐子岛镇政府。

股东质押融资火热,“根本停不下来”

獐子岛人大委员会前主席张敏告诉腾讯财经,自1958年实行人民公社以来,獐子岛的集体经济模式一直适用至今。2001年獐子岛变更为股份公司后,獐子岛镇成立四个集体所有制企业,分别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和长海县獐子岛小耗经济发展中心,四者均位于獐子岛十大股东之列,股权总占比为60.64%。其中獐子岛为主岛,褡裢、大耗与小耗则为三个附属岛屿,行政区划上共同组成了獐子岛镇。

獐子岛在公告中表示,根据监管部门要求,公司目前仍正在进行对部分底播虾夷扇贝核销并计提跌价准备的存货、对虾夷扇贝的苗种收购、底播、监测、收获、收入确认、成本结转等情况。

在獐子岛镇的几位官员看来,村民关心獐子岛集团巨亏,属分内之事,“毕竟镇上的每个人,都是獐子岛集团的股东”。

此外,獐子岛的前三大股东长期以来频繁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涉及五矿信托、中诚信托、中江信托、外贸信托、华创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

不过自从“党政机关干部不得兼任企业职务”规定发布后,石敬信在2013年辞去总经理一职。不过,石敬信对腾讯财经表示,目前总经理职位暂时空缺,“我们还在寻找合适的人物。”

而对于这四个集体经济企业,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总经理职位一直由石敬信担任,其他三个经济发展中心总经理,则为三地村委会主任兼任。

公开报道显示,獐子岛集团未进行产权改革前,属集体公社。有村民追忆,他20岁左右就为公社出海捕捞,“起早贪黑,甚至差点死在海里”。

“10月11日,到期的2000万元长期借款按期偿还。截至目前,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开行大连分行无短期贷款。”国开行方面回应称。

11月5日,獐子岛镇党委书记石敬信接受腾讯财经独家专访。他透露,大连市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曾计划发行20亿元私募债,但受獐子岛三季报巨亏事件影响,目前投资者都在观望,私募债的发行暂缓。

同时,獐子岛公告中还披露,正在就是否存在大股东资金占用情形进行自查工作。

“獐子岛集团这次要是倒了,我们老百姓该怎么办?”11月7日,獐子岛上的一位村民说。

消息人士称,此前,大连市银监局已经组织开展了獐子岛的银企对接会,大连市银行业协会也组建了獐子岛集团债权行联盟小组会议,以及时了解企业受灾情况及对银行贷款的影响。

最近两周以来,资本市场上最大的难题,是解答“獐子岛的扇贝去哪儿了”。

据半年报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獐子岛账面上共约5.33亿元的长期借款来自于5家贷款单位,分别是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分行、中国银行澳门分行、农业银行大连长海獐子岛分理处、中国银行大连分行、中国进出口银行辽宁省分行。

在村民看来,岛上紧张的空气是“由上面制造”。11月4日,一位村民称,他刚从村里开会回来,“会议精神是,不能传谣,要传播正能量”。

由于獐子岛的财报中并未披露短期借款的具体银行,除进出口银行、国开行两笔日前到期的借款外,其余约25.32亿元的短期借款并未有具体的出借方。

事情缘起于10月30日獐子岛集团的公告。当日,这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对105.64万亩海域的虾夷扇贝放弃采捕,进行核销处理;另对43.02万亩的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经一系列会计处理后,今年前三季度,獐子岛集团将亏损8.12亿元。

其中,仅2014年前三季度,獐子岛的长期借款就增加了4.32亿元,增速112.61%。对此,獐子岛方面也曾坦言变动原因,“本期用于支付收购大连新中海产食品有限公司股权款项及中央冷藏冷库工程款项的银行借款增加。”

10月30日,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受北黄海冷水团异常等灾害影响,公司超过100万亩海域内的虾夷扇贝绝收,今年前三季度将巨亏8亿元。11月6日,证监会宣布,正在对獐子岛的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短期借款2年增长2.6倍,

据獐子岛镇集体经济管理委员会主任张敏介绍,目前全镇1万多名居民,每年每人均可收到1400元的股权收益金。此外,一些老年人,每月还能拿到700元的退休金。张敏称,这部分资金,均系从獐子岛集团分红而来。

据国开行方面介绍,2010年,国开行大连分行向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放贷款1.9亿元,主要用于长海县乌蟒岛海珍品养殖基地项目,贷款期限8年,目前贷款余额1.6亿元。

“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11月4日,记者欲向一位身穿蓝色制服的獐子岛集团员工咨询时,该员工赶紧摆手说。而一位村民在接受采访前,首先约定“不要询问姓名”。还有一位村民,把受访时间定在了晚上10点多。

“獐子岛作为当地的大型企业,应该与很多银行有着业务往来,我们也正在核对涉及的情况,目前并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透露。”一位股份制银行的人士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pager$

永利游戏 2

不过,从日前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的公开介绍中亦可知背后涉及银行之多。

记者接触到的部分居民称,他们并不同意冷水团致灾的说法。“绝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他们称,播苗和采购环节均有造假。獐子岛镇官员及公司高管否认造假,承认管理方面有问题。

其中,中国银行澳门分行于今年4月15日向獐子岛提供了2340.95万美元贷款,按照贷款合同,这笔长期贷款将于2016年4月14日到期。其余各行借款金额顺次分别为1.6亿元、1亿元、8541万元、660万美元。

据獐子岛年报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总资产28.76亿元,净资产15.96亿元。前三年利润总额为5.24亿元,2013年现金净流量增加额为-0.15亿元。

“10月11日,到期的2000万元长期借款按期偿还。截至目前,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国开行大连分行无短期贷款。”国开行方面回应称。

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6月底以来,獐子岛的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也先后有3300万股、1060万股、1060万股、3121.4万股4笔股权的担保质押被解除质押,三股东也有一笔1610万股股权被解除质押。

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于11月12日起继续停牌。自10月14日以来,獐子岛已经停牌达一个月之久。

据獐子岛半年报的信息显示,2014年上半年,獐子岛至少新增了3亿元的短期借款。除此之外,在獐子岛26.82亿元的短期借款中,有两笔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分别来自于中国进出口银行辽宁省分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大连分行。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4年9月20日,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219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93%。二股东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4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62%。三股东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17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6%。

而长期贷款在2014年第三季度增加额约为1.82亿元,这笔长期贷款的提供方将会在2014年年报中予以披露。

“除以上情况外,不存在持有、控制本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持有本公司的股份处于质押状态的情况。”獐子岛方面称。

“10月27日大连市领导听取了长海县的报告,并且紧急召集了为獐子岛提供贷款的13家银行共同商议,希望它们能够与上市公司共度难关。”吴厚刚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

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4年9月30日,獐子岛负债总额约为37.99亿元,其中,短期借款26.82亿元,长期借款7.15亿元,借款涉及10余家银行。

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2012年,獐子岛负债率的变化主要来源于流动负债的增加,而在流动负债中,在短期借款由8.56亿元下降至7.49亿元的情况下,其它流动负债项高达9亿元的同比增长额直接推动当期负债率的升高。

距目前最近的一笔发生在2014年6月27日,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将所持有獐子岛的其中3633万股股权质押给华创证券。6月9日,三股东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同样将所持有獐子岛的其中1750万股股权质押给了华创证券。

从2013年开始,獐子岛负债攀升的最直接因素为短期借款的激增。

在2012年以前,獐子岛的账面负债率还不到40%。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2011年末,獐子岛的负债率为38.51%,这一数据在一年后即2012年末上升为48.03%。

据獐子岛方面的信息也显示,2014年上半年,獐子岛获得新增银行借款3亿元,其拥有的货币资金由4.62亿元增至7.90亿元。

“扇贝绝收,巨亏8亿元”的獐子岛事件还在继续发酵。

“此次受灾海域主要位于獐子岛南部区域,国开行大连分行贷款项目位于獐子岛东北部,不在此次受灾区域内。”獐子岛一笔四年后到期的1.6亿长期借款的贷款方国开行回复理财周报记者称。

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末,獐子岛的短期借款余额为7.49亿元,到2014年三季度末,獐子岛的短期借款余额为26.82亿元,相当于2012年末的3.6倍,占到了当期流动负债的近90%。

“目前,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暂未对国开行大连分行提出新的贷款需求。若客户提出贷款需求,国开行大连分行将严格按照我行相关规定办理。”国开行表示称。

除了华创证券外,2012年12月以来,獐子岛的大股东、三股东还向重庆信托、五矿信托、中诚信托、外贸信托、中江信托、山东信托,以及民生银行、大连农商行等机构进行过质押融资。

据2014年三季报显示,獐子岛总资产约为53.18亿元,总负债约为37.99亿元,账面负债率达到了71.44%,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14.93亿元,比2013年末减少了39.16%。

理财周报记者也分别向中行、农行方面求证,并寻求相关应对进展。截至发稿前,上述两家银行均未有任何回复。

对于獐子岛而言,长短期借款突增凸显的资金链条趋紧仅是獐子岛的一面,另一面则是大股东们频繁的股权质押融资。据理财周报记者统计,仅自2012年12月以来,獐子岛的大股东、三股东先后进行了14笔股权质押融资,其中大股东先后股权质押融资12笔,三股东先后股权质押融资2笔。

截至目前,獐子岛的前三大股东分别持有獐子岛股权占比45.76%、7.21%、6.85%,三者共持有獐子岛股权约42542.02万股,占比合计为59.82%。

据理财周报统计显示,不到两年的时间,獐子岛负债中的长期借款从2012年末的2.21亿元一路增长到了2014年三季度末的7.15亿元。上文提及的进出口银行一笔1亿元的长期借款也发生在这两年之中。

过去的两年间,无疑是獐子岛负债增长最快的两年。除了短期借款2.6倍的增长以外,长期借款的规模也远远超过了两年前的水平。

其中,进出口银行的借款金额为1亿元,借款起始日2013年4月28日,于2014年11月11日到期;国家开发银行的借款金额为2000万元,借款起始日为2010年5月5日,于2014年10月11日到期。

日前,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对于獐子岛事件表示称,证监会目前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年报中也特别披露了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的未来企业发展战略,即是稳定现有业务,提升内部管控能力,举企业全力加强獐子岛陆域、海域环境建设、生态建设及生产、生活和旅游基础建设,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打造“中国最大海洋生态牧场、中国渔业第一品牌”,实现“市场+资源”的战略转型营造良好环境和条件。

超10家金融机构卷入

对此,獐子岛方面解释均是“本期银行借款增加”。

也正是在这批“虾夷扇贝”播种的2011年至2012年间,獐子岛的负债率明显上升,此后负债率更是节节攀高。2014年三季度末,獐子岛的账面负债率再次刷高。

过去几年间,獐子岛的前三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褡裢经济发展中心、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均是股权质押融资的活跃主体。

以水产增养殖为主的獐子岛,成立已有56年的历史,成为了国内最大综合性海洋产品企业,也曾是国内上市的首个农业“百元股”。如今,獐子岛因2011年和2012年批次的“虾夷扇贝绝收”而陷入了巨亏的质疑漩涡之中。

“此次受灾海域主要位于獐子岛南部区域,国开行大连分行贷款项目位于獐子岛东北部,不在此次受灾区域内。”国开行方面称。